茫 忙 盲 | 瘟疫、准留学与梦想 1/4

   当历史回看2020年时,“新冠”一定是第一个被想起的关键词。疫情席卷了整个世界,以前习以为常的生活被全盘打乱,一个个事件成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留学生和准留学生的生活也在各个方面受到了不同的影响。但更为特殊的是,他们在愈发紧张的国际形势前被推上风口浪尖,成为舆论漩涡的中心。

疫情到底给留学生的生活带来了什么变化?在接下来的几篇推文中,我们会给出一些真实留学生的故事。他们所在的地理位置各不相同,背景各异,但在所有故事背后,是不同于指责与骂声中留学生的标签,而是在逃后浪或在准备“逃跑”的年轻学生们的最真实的模样。

   Quela在美高上十年级。疫情刚开始时,Quela密切地关注国内的形势。虽然人在国外,但还是通过各种途径给国内捐款,希望能以自己绵薄的一己之力帮助到国内。当疫情蔓延到美国并散布开来的时候,她的学校停学了。Quela开始慌了:她的老师们通常只会上半个小时的课,剩下时间都用来自习。这对习惯于跟着老师学习的她,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Quela只好硬着头皮自学。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原来自学比老师讲课效率高多了,甚至有点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发现自学的高效。

”早知道自学这么有用,我去年AP就应该自学,这样就能拿5了。”

   Quela是今年疫情期间被夹在中间的那波人里的一个。她在学校带口罩时被同学老师们另眼相看;大街上甚至有人对她大呼:
   看到油管上称中国为virus country,就算它被炸了也无所谓的“红脖子们”时,Quela哭了——从小到大都仰望尊重的祖国被侮辱至此。为了寻找家的温暖,她刷微博看国内的情况,可是她看到的,只有微博上对留学生的声讨。随着境外输入的病例逐渐增多,再加上有些留学生不遵守隔离规定,网友们认为留学生把病毒带了回来,有的更是一棍子打死所有人,认为留学生都是“纨绔子弟”、”家里砸钱出国镀金”的货色。Quela清楚,她身边的留学生是一群怎样的人。他们在国内最严重的时候给国家送去了很多很多防护物资,但是这些网友却因为一两个人的问题怪罪了所有的留学生。

   Quela采取了国内的措施与病毒作战:把自己锁在在家里。她在家里的大部分时间都抛弃了手机和电脑,开始唱歌,画画,做饭。她甚至又看了一遍红楼梦和八七版西游记——不带任何功利心,只是为了消遣。她发现自己的生活原来可以不只被手机电脑ins微信填充,许多其他的娱乐活动都可以给她带来快乐。

   即使如此,Quela还是感到孤独至极。在只有自己一个人时,她突然发现原来与别人交流这么重要,原来微信的视频通话如此快乐。 
   她有时会在住家的院子里转转,去欣赏小花小草,在蹦床上无止境的跳跃,这些小到显得有些幼稚的事情让她感受到了很大的快乐。
   Sarah在北京的某IB班读高一。Sarah觉得疫情对她生活的改变有很多,最大的是学习方面:线下授课变成线上教学,对学生的学习自觉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于她而言,网络授课反而更锻炼了自己的学习积极性 。为了保证自学质量,大部分IB学生甚至会熬夜熬得比在学校上学还晚,不懂的地方还只能自己做research。因为疫情,很多标化考试取消或延期了,这对于申请季的同学们真的非常不利。Sarah有一种每天生活在未知之中的迷茫。
   她印象最深的是在疫情期间参加的比赛。受疫情限制,很多美国和世界的竞赛都被取消,而Sarah参加的DI(目的地想象)全球总决赛改到了线上举行。由于前段时间线下一直没有复课,同学无法回到学校,比赛团队一直是通过视频和聊天来沟通作品内容。在复课后的第一时间内,Sarah和队友们聚集在一起讨论解决方案。他们克服压力,在5天的时间内完成了从剧本创作、道具制作到整体录制再到特效剪辑的全过程。最终的成就是整个团队克服了疫情带来的重重困难而齐心协力达成的,没有什么比这样的团队精神更让她感到难能可贵了。这段经历,他们所有人都无法忘记。

   紧张情绪在整个疫情中一直挥之不去。不光是因为身边确诊的病例数在增加,同时也是因为感受到了疫情对自己学业、生活和心态上的种种考验。正是因为大家都亲身经历了全民抗疫的过程,所以才会格外珍惜没有病痛和危险的生活。
   疫情结束之后Sarah最想要赶紧去找高一教她的所有老师们和相处了一年的G1班同学们拍集体照。他们学校的IB项目在高二会根据选课重新分班,这个学期就是他们能够见面的最后一段时间了。谁也没想到学校会在复课两周后遇到疫情的突然复发,再一次停了课。Sarah和她的同学们希望疫情早日得到完全控制,让他们能回到学校好好地重聚一下!
   国内疫情爆发后,安大略省政府一直声称加拿大疫情低风险,威廉所在的学校也在正常上课。出于卫生考虑,他和同学在学校戴上了口罩,可是学校竟然给他们发邮件,不建议他们在校戴口罩。
   转折点出现在3月12号。威廉记得那天是星期四,省教育局突然宣布春假之后停课两周。对于威廉来说,当3月14号春假开始的时候,宅家生活也开始了。在那段时间,大家都避免出门,住家会定时去超市买好日常必需品,超市货架上的商品被抢购一空,成为了疫情中经典的画面。没有网课的两周很快过去了,可是教育局在三月末又宣布停课延期到四月末,四月末又延期到五月末,在五月末干脆就宣布本学期不上学了。

不过,威廉从四月初开始上网课。他上网课总感觉自己的注意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涣散,最后发现学习效果收效甚微,于是他决定通过自己课后读课本看幻灯片来自学课程。

   威廉后来选择了回国,离开疫情的纷扰。回国后,学校宣布取消期末考试,只按平时的assignment和final project的分数来评分。他松了口气,一颗担忧本学期期末成绩的心放了下来。
   时间推移到六月,威廉毕业了,即将踏上大学之路的他,又陷入了新的担忧。他的大学还没有发布疫情下的教学计划,威廉只知道会线下教学,但具体细节上,怎么上课,线下如何住宿,这些都是未知数。他希望大学快点确定秋季的计划,让生活慢慢回到正轨。
 欢迎每一位在逃后浪、在大流中寻找自己的声音的后浪们、与任何一个有趣的灵魂。

负责写的:Asteria Alice Ethan Joanne James

负责画的:Asteria Violet Olivia Claudia

负责想的:Asteria Ezio Libby zg

相关推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茫 忙 盲 | 瘟疫、准留学与梦想 1/4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